当前位置主页 > 廉政文化 > 廉政文萃 >

作者:admin
  
 
  馕字,一共25画,一笔一划写起来仿佛是心灵历经的一场漫长的旅程,更是一段难以结束的思念。
 
  读大学的时候,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馕饼,迫不及待的买来吃,当时吃的味道我已经记不起来,只是记得当时有一种满足感,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明媚,是踏破铁鞋终觅得的喜悦!
 
  放假回家时,和家人一起看电视的时候,电视正介绍新疆的特色美食,提到了馕,我就随口说这个我吃过,挺好吃的。爸爸在旁边说:“你自己吃了,也不说给我们买几张回来!”我就答应着说下次放假回来买几张馕饼给爸爸尝尝!
 
  年过完了,假期结束了,我又一如既往的登上了返校的火车,那一刻的我,脑海里应该已经忘记了馕饼的事,满心期待着毕业的到来。2007年早春的一个夜晚,我正兴致勃勃地校对毕业论文的第四稿,噩耗却像一个炸雷,在那个平静的夜晚肆无忌惮的爆炸,死亡硬生生地把爸爸从我身边带走,好像在我的心里剜了一个洞,怎么也缝补不上的无底洞!好多没说的话再也没有机会说,好多没有做的事再也没有机会做,好多、好多、好多的思念漫溢成海,几乎把我淹没,那涩涩的海水里是难过、是悲伤、是遗憾……
 
  自从爸爸骤然离世,我不能看见“馕”这个字,不能看见有关馕的图片,更是再也不吃这种食物了,这个字就像一把锥子刺着我的心,每每都会责问自己,当时为什么没有直接买回来给爸爸吃呢?!为什么没有?!
 
  细细的扪心自问,对爸爸的亏欠又何止馕饼一张,没给过爸爸一个拥抱,从没和爸爸促膝长谈过,从没有挽着爸爸的手臂散过步,从没有告诉爸爸你是最棒的爸爸,我爱你爸爸,从没有……
 
  总以为岁月那么长,时光那么久,我一回首就能握着爸爸的手说:“爸爸,我长大了,让我来照顾你!”等到我真的长大了,回首时却只有我自己的影子,爸爸已然远去了,他没有衰老的容颜总在我梦里徘徊,仿佛有很多未尽的话想要对我说,只是我们再也没有机会了!
 
  一个问候的电话,一顿温馨的团圆饭,一次家长里短的谈话,一个触及灵魂的深深拥抱……父母想要的不过如此,而我们却又为何常常如此吝啬?!
 
  作者:嫩江县长福镇组织委员,王微,15046976043。

网站推荐